首页

首页>新闻>访谈:东富龙注射剂包装线的发展

访谈:东富龙注射剂包装线的发展

      “你们的这条预灌针包装线的确做得非常不错、“这是我目前见过国内最好的预灌针包装线”......这些客户参观后的感叹来自于东富龙近期推出的一条完整的预灌针包装整线,该线已交付国内某家药企用于生物疫苗制品的生产。近期,东富龙包装线在公开招投标市场获得多家生物制药企业认可,陆续获得多条预灌针包装整线订单。来自市场的反馈,让我们抱着一颗好奇之心采访了东富龙包装线负责人苏琦。


苏总,您是怎么看待这些来自市场的评价的?
       持续的热爱、专注和投入,有些东西自然会水到渠成。早期我们有些设备的研发仅仅是通过对现有市场的产品进行简单的理解和开发,并没有做大量的调研工作,以致于真正在交流和交付过程中,总会有这样或那样的缺失和遗憾。为了做一款好的产品,一条好的产线,我们下了很大决心,在国内各大药厂进行实地走访和调研,了解生产人员对各类国内外品牌的评价和优缺点,整理了大量的一手资料,并在此基础上,重新策划我们的包装线产品。正如客户所说,这条预灌针包装线和目前市场上的同类产品比较起来,的确从头到尾亮点满满,但这些评价也只是对我们阶段性工作的认可,研发创新是永无止境的!



您说这条线从头到尾亮点满满,能大致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的确有很多,随便拿几个来说说:
● 首先就是小巧,这样一条高速线光是最主要的泡罩装盒连线,相比国内同类高速设备就短3-4米,这样人流物流都很充裕,给客户留下一个非常好的印象。
● 我们的脱巢机是目前能够实现巢盒、巢板独立回收,且整体占地面积比同类都小。
● 我们的旋杆贴标机能够同时满足客户胶塞位置偏差和过拧工艺的控制。
● 我们的热成型机能全自动不停机换膜,免去人工抽拉余卷,避免包材受到污染。
● 我们的无废边冲裁功能,能够实现无横向废边,包材利用率高达93%。国内大多设备是采用整卷回收或者切碎的方式,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整卷回收需要短暂停机,切碎的方式又经常会堵塞铰刀。
● 我们的装盒机同时兼容插舌、点胶或者(插舌+点胶)功能,同类产品基本为插舌或者点胶。
● 我们在国内最早推出预灌针灯检机,并在脱巢、灯检、回巢技术上实现大量的技术储备和领先优势,完全自主掌握Delta并联机器人的全套核心控制程序,可以实现预灌针包装线无论是直连还是分段还是一拖二,都可根据客户厂房空间和工艺需求实现灵活多样的方案布局。
其实类似的功能策划,在这条线上还有很多,不少都是目前独家专利保护,就不一一赘述了。



看来包装在研发上的确投入了大量的精力,您是如何理解看待企业的研发投入的呢?
国内很多企业喜欢拿来主义,从同行那里挖一个团队,拿着别家企业的技术或者从市场上买来一些设备做纯粹的仿制,改造改造外观,就说是自己的东西,甚至所谓国外技术。这样的研发,就算是花费再大,依然难以理解设备背后的本质和内涵,别人不好的地方也是一并继承过来。这也是为什么我去市场与客户交流,客户经常认可我们的专业,因为我们对药物制造科学和药机科学制造有着自己的理解。我们有很多设备是在客户中试阶段就和客户共同开展研发,直接通过装备工艺的创新去满足药物制造工艺的创新。
我们在很多工艺的研发上都是真刀真枪的干,目前我们的旋杆贴标机是唯一能够自主掌握国内和进口二种标头路线的厂家,在这一点上我们就得到了德国供应商的尊重和认可,我们在配备测试其标头时,由于出标程序已经做了自主封装,不能很好的适应设备的启停,只能在启停时默认踢废几个,不贴标。当时德国供应商说我们国内其他配套厂家也是这么做的,但我们坚决不予放弃,最后在我们自己的努力下解决了这一问题。我们在做研发时,把国内外所有的旋杆贴标机全部去客户现场调研了一遍,了解他们的优点和不足,掌握了大量的使用信息,学习他们的优点规避他们的不足,敢于直指他们的先天技术缺陷。就是在这种自我否定、自我推翻、自我升华中去提升打磨自己的产品的。
再比如,我们针对装盒机最核心的部件研发推出的六工位开盒头,目前已在申请国际PTC专利,相比国内互相抄来抄去的三工位开盒头和仿制的五工位开盒头,我们自主研发的六工位开盒头不仅实现了500盒/分钟的高速下盒,甚至连电磁阀切换气路的噪音都免去了,让客户叹为观止,实现了低转速低噪音的独家特色。



       包装后续在新产线开发、新技术应用上还会有什么动作吗?诸如机器人技术、智能化技术、5G通信技术都是当下的热点。
       当然,在做好注射剂包装之后,我们会往更多领域和技术上进行拓展。新技术的快速发展,还需深刻了解我们的行业发展特色和行业发展内在所需。拿机器人应用举例,我印象预灌针灌装机上有的企业采用机器人撕扯的方式来拆内包装上的覆膜,就觉得有点本末倒置,在无菌环境下通过撕包材的方式容易造成增加粉尘颗粒风险,这种技术只是通过机器人博取眼球图新,但并没有对药品的安全生产起到应用的风险规避和保护。如果是通过机器人技术的应用解决了这些原本存在的问题,这才是一种进步。机器人已经是很成熟的应用技术,但应用在哪,仍取决于制药行业自身的特点和约束条件。
       不过,随着5G技术的推广和普及,未来通过机器人实现无人工厂、设备智能化的运行和数据分析、故障预诊断都是可以逐步实现的,而且已经在一些行业实现了,目前我们就实现了通过操作屏智能引导客户更换规格,免去客户生产现场制作SOP文件,获得了法国客户的好评。但当下,我们还有很多不足和需要进步的地方,仍需扎扎实实做好每一个产品,交付好每一个项目,对标标杆,练好内功,既不好高骛远、也不妄自菲薄,持续投入研发,持续热爱专注,与用户做朋友,做更好的产品。




       采访到最后,苏总说到我们还有很多需要进步的地方,欧洲工业制造有百余年的历史沉淀,涉及到工业体系的方方面面,无论是基础材料,制造工艺还是设计理念和工匠精神,都值得我们努力的追赶和虚心的学习。中华民族的聪明才智与刻苦勤奋让我们从努力追赶变成了同台竞技,中华民族的全面崛起也是大势所趋,势在必行。在这一伟大进程中,我们制药装备人,仍需扎扎实实做好每一个产品,交付好每一个项目,对标标杆,练好内功,既不好高骛远、也不妄自菲薄,持续投入研发,持续热爱专注,与用户做朋友,做更好的产品。